番外,上学

   来到这里之后,受到很多人的照顾,但也紧紧是照顾而已。

  不过他还没有放手,自己,有点对不起他们吧,欠了好多东西,希望,这一世能够偿还。

  苏醒过来的尘如墨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成熟,反而因为弗洛的记忆,有点幼稚,甚至有点小小的王子病,不过这一切都在他颜值爆表的情况不成了问题。

  为了能够正常的生活,现在他住在一个科研院人员租的子里面,尘如墨是他们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所以要负起责任,很多东西在尘如墨身上已经找不到踪迹了。

  比如很久以前的神与能力,在这里已经完全失踪并被否定了,尘如墨也无法使用内力,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这个世界很太平的原因,各个大陆在相互靠近也有相互远离的,那些找不到历史踪迹的记忆被彻底的封存了。

  身份证,钱,目前尘如墨是有了。

  不过正常十六岁的人要做什么?当然是上学了,于是,尘如墨被安排到了一所著名中学。

  这算是对他的补偿。

  这天,校服送到了。

  尘如墨笨手笨脚的拆开了邮递的包装,拿出衣服,瞬间傻了。

  如果尘如墨去外面走一圈,肯定无数人都认为他要么就是cosplay要么就是演戏,可是事实上科研院的人顾虑到了尘如墨千年以前的身份于是给他准备了两套古装,尘如墨这些天也没有出过门,在整理自己的记忆,顺便尝试着接受这里得乱七八糟的东西。

  尘如墨的接受能力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好,所以到目前为止,除了必须要学会的洗澡、吃饭要用的工具以外一样都没使用过,电脑电视之类的都被堆到角落里了。

  顺便,他还拿到了一份字典,在那边学习简体字。

  话转回来,这么暴露的服装?

  尘如墨将衣服换上,开始扯自己的裙子。

  他穿过的最暴露的莫过于小倌管里的衣服了,没想到这里的服装还真的是……出乎意料的,奇特,这种奇装异服怎么能接受?虽然露出来的大腿并不多但还是露了好么!面黑色的长筒袜真心不符合尘如墨的风格。

  明天就要去学校了,那叫什么?不是国子监……

  尘如墨个子很高,目测就知道一米七以上,有没有超过一米七五不知道,典型的高挑身材,丢在男人堆里也看不出来,当然如果去北方那就不一定了。

  这一头长发垂到了地上,尘如墨尝试着用尖刀去剪,但是,头发就好像有了魔力一样,无论他怎么剪,都剪的不是很好看。

  摸了摸脚环上的藤蔓,还能感受到那个人的温润,或许,等到再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能够把着藤蔓还给他的吧。

  尘如墨坐在冰冷的地面上,感觉心里有些发怵,这个陌生的世界,他真的不想走出自己的一方天地了,虽然努力在接受,但是,还是很疲倦。

  交织在一起的记忆与性格,尘如墨就好像是一个人格分裂一样。

  把窗帘拉上,躺在床上,好好的睡一觉,明天就没有事情了。

  第二天的早晨,尘如墨光荣的……睡过了头,说他睡了上千年还没睡够这个问题我们放在一边,昨天睡觉那会儿尘如墨没有脱掉校服,结果就是,校服皱了,所幸有两套,尘如墨还知道男女装是不同的,所以他打算次去买一套男装校服,据说那是裤子。

  遮全腿的那种。

  现在是夏天所以穿的是裙子,自然而然的,男装其实也是热裤一类的,不过膝。

  尘如墨整理好自己,咬了一口面包就跑着出门了,他不知道学校在哪里,不过有人会来接他,算是一种优待,仅此一次。

  出了门,尘如墨就吓得不敢动,这种危险的东西在大街上跑,不会死人吗?而且,那么高的楼真的不会崩塌吗?房前一辆同样是跟大街上差不多的姑且成为代步工具的车?

  车窗摇了来,尘如墨后退两步,跟见鬼了一样。

  虽然尘如墨没有上学的经验,但也知道,上学时要带包的,里面用来放书,这种事情由书童做,不过他现在没有书童,所以尘如墨拿了一支毛笔以及砚台还有墨条,这些东西是他特地向带他来这里的那个人要的,尘如墨在醒来之后,就被带到了这里,那会儿还是夜晚,所以对外面一无所知。

  “上车。”

  车门开了。

  尘如墨往前两步,然后弯腰进去。

  “把车门关上。”

  旁边开车的人也不可能绕过尘如墨去关门吧。

  于是……尘如墨有点沉默。

  用手指抠住车窗边缘那一片光滑无突起的地方,把车门关了。

  “面有把手。”

  尘如墨看了一眼,以后不会出这个问题了,这跟房门的构造是差不多的!很好用的样子。

  看向外面,刚刚在车门外看里面是看不见的,但是从里面往外看却很分明,尘如墨看见景物在往后退,而旁边还有同样的车辆,有的被赶超了,有的赶超上了他们,就跟赛马一样。

  尘如墨没有见过赛马,不过凌风说过,凌风自己也没看到过,很多事情尘如墨都是从他口中听来的,凌风则是从说书先生的口中听来的,要是他们还在,就好了。

  不过千年都过去了,就算是骨头,都化成灰了吧,长生不老的存在,根本没有,神都已经,开始远离这个世界了。

  车子缓缓的停了来,偌大的校门出现在眼前,尘如墨目光愣了一,然后打开车门,走了出去,这一次他没那么傻,不过关车门要从里面关?尘如墨从外面把车门关上了,貌似是双向的……

  尘如墨只是带了一个很简单的布包,上面连花纹都没有,这古典的长相让校门口的守卫都惊了一。

  从古代穿越来的?要不要这么玄幻,穿的是现代装,还好还好……

  另一侧,传来声响,那个人走了出来关了车门,看架势似乎是要带着尘如墨进去,尘如墨这会儿才看清这个人的模样,二十岁出头,样貌英俊,面色冷淡,根据尘如墨行医经验,绝对不是面瘫,只是缺少面部表情,肌肉僵硬的结果,这样持续发展去,可能到晚年真的会坏掉,鉴定完毕。

  也难为他尘如墨睡过了头还在楼等着,好脾气!

  穿越了过道,尘如墨看着鎏金写的字,一年级五班……这是什么?索性这几个字他还是看得懂的,不然就糗大了。

  嗯……这里的规矩是要敲门,于是,尘如墨曲起了自己纤细的手指,在门上敲了两,站着不动,不过目光却跟着那个走远的冷淡男去了。

  “这位同学?”

  “嗯……嗯!”

  应该是叫自己,语言沟通没问题。

  不过同学是什么,尘如墨来到这个时代的时间,不超过五天!

  “是转校生吧!你迟到了,不过没关系先进来吧。”

  面前的女老师长的很秀气,个子也有点矮,尘如墨的出这样一个结论以后,就走了进去,然后就察觉到无数火辣辣的视线,黏在了自己的腿上,尘如墨不理他们,径直走到了最后面的空位上,坐来。

  “好了我们继续。”

  见人没有打算介绍自己,老师也不浪费时间,正巧这个老师是一名英语老师,黑板上面的字,尘如墨一个也看不懂。

  跟蚂蚁爬一样。

  尘如墨有些头疼,不过还是认真的听了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语言天赋很高,一节课来能听懂的有不少了。

  也不是很难啊。

  同学们静静的坐着,等着老师离开,然后……像潮水一样涌向了他们的新童鞋——尘如墨。

  “童鞋,你叫神马?”一名女同学挤上了前来,看上去很开心,然后目光闪闪的打量着尘如墨,就好像要把他的脸都扒了来一样。

  见到尘如墨迷惑的眼神,那同学很好的解释到,“就是你的名字,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神马就是什么的意思。”

  蹙起了眉头,“哇塞,好秀气,好古典范儿,你们都让让,我拍个照……”

  白光,尘如墨眯起了眼睛,有些难受。

  好讨厌的人。

  一点都不矜持的女生,还有,诡异的男生,这里,到底是怎么样的地方,不行,他要回去!

  尘如墨猛地站起来,“你们在做什么!”

  哄闹的教室那么一瞬间安静了来,旁边站着的女生眼神落寞了一,然后默默的转身离开,转过头,那双眼里蕴含的讽刺,尘如墨却看得分明。

  虽然失去了内力,但是不代表他本身所保持的五官感觉也都失去了原本的功能。

  “真不明白这里到底是怎么了,穿着暴露不知检点,不论男女!”尘如墨眼神甩了过去,然后大踏步的想要走出去,就撞进了进来的老师的怀里。

  “同学?”

  “什么同学!”

  尘如墨莫名的王子病爆发,有些恼羞成怒的推开了那个老师,结果自己后退了两步,面上倒是不羞红,但是表情莫名的可爱。

  弗洛,在影响这尘如墨的一言一行,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普通的女孩了。

  “是归老师……”

  归,那张脸,归卿寒!

  “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对,是……”

  “同学你认错人了。”

  研究生,辅导员……

  尘如墨愣愣的看着归卿寒走上讲台,然后冷面对着所有人,翻开了书本。

  教的还是……语文?

  “请回到你的座位上。”归卿寒没有看尘如墨,尘如墨也知道是在说自己,大长腿迈了开来,没有几步,就到了自己的位子上,然后快速的将自己准备的东西都拿了出来,看到归卿寒写的字,就有一些头疼,不过所的话还是能听懂的。

  前桌的同学并没有注意到尘如墨的动作,但是侧面的同学余光是可以看见的,他看见……尘如墨在磨墨!而且还用毛笔写字!

  上面的字,倒是没看出来是什么样子的,有点模糊。

  “归卿寒,讲慢一点,你明知道……”

  声音在一次戛然而止,尘如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脾气这么诡异,这具身体里面,可没有让人排斥的蛊虫了,以前的种种,划过脑海,就好像要炸开了一样。

  “你说他是不是小说看多了啊?”

  “我也觉得。”

  “说什么呢,没看见归老师的眼神吗?!”

  归卿寒拿着书本走了过来,然后……把书本扣在了尘如墨的脑袋上。

  “你在写什么……”

  鬼画符?这个字,虽然他认识的很多,但是显然不是这个年代所应该使用的正常文字,抄白板都抄的歪七八扭的,别的字倒是写的很好看。

  前桌的同学耐不住了,往后面偷偷瞄了一眼,然后,他就是很震惊!这不会真的是从古代穿越回来的吧,写字写成这副德行,虽然很好看可是一个字也看不懂。

  写的还是毛笔字,从那个山旮旯里蹦出来这么一个奇葩生?

  “字典还没有看完,只能写几个知道的。”

  啪——

  集体同学坐倒,归卿寒就坐在了尘如墨童鞋的旁边,提笔,有酱紫的学生也真的很不省心啊。

  “自习!”

  哗啦啦——

  于是,一节课,归卿寒教,尘如墨写,然后归卿寒还特地把尘如墨教会了钢笔(铅笔)、自动笔的使用方法。

  尘如墨这才知道自己到底出了一个多么大的糗,没脸见人了,不过……

  肯定是不会脸红的啦。

  ----

  番外没那么正经,所以亲们看看过就好,还有以后可能番外就发在群里了,我不可能一写就是1000多字,亲们要理解,如果是以前200字就够了,我还能发,现在这个字数是有规定的,1000字很高的啊。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热门

  • 总裁爹地宠上天

    最新章节:第2288章 明明是动了心
    惨遭继母陷害,她与神秘男子一夜缠绵,最终被逼远走他国。五年后,她携带一对漂亮的龙凤宝贝回归!却在回国当天,就惹上了高冷俊美的大总裁,更令她震惊的是,这位大总裁..

    贝小爱08-14 连载中

  • 他说爱情已迟暮

    最新章节:第1198章 薄擎番外:离婚
    小时候,大师对陆淮左批注,命中缺糖。他不屑嗤笑,糖,谁稀罕呢!直到那日,小雨霏霏,他捧回她的骨灰,他才明白,他命中缺的是她……
    唐苏一直以为,爱情就是,你爱我,我爱你,两情相悦,满心欢喜。直到她被陆淮左亲手送进监狱,垂死之际看他和别的女人恩爱缱绻,她才明白,所谓爱情,不过就是镜花水月,空一场……
    涅槃重生,前有亿万总裁保驾护航,后有超级影帝紧追不放,还有贴心暖男含情脉脉唱情歌。
    傲娇前夫扛着五十米的大刀砍来。

    素年03-28 已完结

  • 蚀骨危情

    最新章节:第三百三十一章 番外完结
    夏薇茗死了,沈修瑾亲手将简童送进了女子监狱。
    三年牢狱,简童被沈修瑾一句“好好关照她”折磨的大变样,甚至狱中“被同意捐肾”。
    入狱前,简童说:我没杀她。沈修瑾不为所动。
    出狱后,简童说:我杀了夏薇茗,我有罪。
    沈修瑾铁青着脸:你给我闭嘴!不要再让我听到这句话!
    简童笑了:真的,我杀了夏薇茗,我坐了三年牢。

    淇老游03-28 已完结

  • 总裁前妻不掉价

    最新章节:V大结局()
    她狠心的背叛让他万念俱灰,负伤远走,N年后王者归来时,她早已转投他人怀抱。“爹地,想追回我妈妈,方法千万种,你却偏偏用最笨的一种,真是不成材啊!”小奶娃恨铁不成钢。某男冷哼一声,依旧傲娇,“哪个混蛋说我要追回她的!”宝宝低叹一声,眼中闪着狡黠的光,“本来想看在咱俩的交情上帮你一把的,凌叔叔可是出一千万买和妈妈共进晚餐的机会,既然你不要,那我便收下这一千万好了……”“你敢!”

    端木花道03-28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