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大结局)我猜中了前头,却猜不着这结局

  “我知道你想忘记盛扬歌重新开始,但是你们之间有些事还不清不楚,你这样能真的忘了他吗?你听了我告诉你的事,或许你会更加释怀,或是另有感受,也说不一定,你为何不见一见我呢?”沈玉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我不会伤害你。”

  蔚蓝挑眉,“这我倒是没想过。”

  沈玉爱一个人的时候执着得很,但是的确没有害人的心眼,有些过错,也只是年少轻狂犯下的。

  呵,年少轻狂?谁没有过呢。

  “在哪儿?”

  沈玉说了一个地址,是在伦敦市中心的一家咖啡厅。

  挂了电话,蔚蓝上楼换了一件长大衣,穿了一双平地过膝靴,提着包便要出门了。

  管家看她要走,叫住她,“,你要出门吗?”

  蔚蓝伸手整理围巾,笑了笑,“见个朋友,一会儿就回来。”

  “那我让司机送你去。”

  蔚蓝想了想说:“算了吧,我自己开车去,不远,一会儿就完事。”

  “您都快生了,开车危险了。”

  蔚蓝倒不觉得,她开车一直算开得比较好的,也比较稳,从这里去市中心的宽敞,车不多,也还好。所以难得麻烦叫司机了。

  “没事,开个车而已,我说几句话就回来的事,那里离瑞克的公司也近,要是有什么事,我给他打电话就成。”

  “那好吧,您开车小心一点。”

  瑞克也是喜爱车的人,虽然车库的车没有唐骁珵多,但也有好几辆,蔚蓝选了一辆比较好开的宾利出门了。

  到了沈玉说的地方,她才刚下车就看见靠窗的位置,沈玉一个人坐在那里,容颜恬静,一点都不没有离婚后的失落或是伤心。

  她似乎跟从前不一样了些。

  她提着包推开门走到她对面坐下,笑了笑,“沈小姐叫我来想要跟我说什么?”

  沈玉低了低头,然后才看着蔚蓝的眼睛,说:“虽然我知道这样显得没有意义且虚伪了一点,但是我还是想说,关于我插进你和盛扬歌之间的事,对不起。”

  蔚蓝轻笑了一声,“沈小姐,没必要的,就算没有你我跟他之间也不可能的。”

  沈玉放在桌上的手,往下放在了腿上,她捏着手,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若是你们之间还有很深的牵绊呢?要是这个牵绊可以让你们破镜重圆呢?要是这个牵绊,便是你们六年前结束的关键呢?”

  “你什么意思?”蔚蓝半眯着眼睛,沈玉的话,让她有很不好的感觉。

  沈玉深呼吸了几下,勉强的扬起了笑,但是手有些颤抖,“宋越,是你和盛扬歌的孩,六年前,你小产的那个孩没有死。”

  蔚蓝的第一感觉就是一股血流直冲脑门,随之脱口而出的是,“荒唐。”

  “相信我,是真的,这是盛扬歌亲口说的。当年盛扬旭被盛扬歌赶出盛世集团的时候,都以为他丧生车祸,但是他被人救了,休养了几天,他便听说你除夕之后就住进了医院,当时你情况不稳定,六个月的孩生下来本就没有活命的可能,但是他带走了孩,还活了下来,后来他将孩交给了宋晓晗,把宋晓晗的死胎调换了,让宋晓晗以为这是她的孩。你若是不信,你可以问顾心情和唐骁珵,他们也知道。盛扬歌只是不想你再为难,他才不打算告诉你……”

  沈玉突然说不下去了,因为蔚蓝正双眼血红的看着她,的愤怒震惊,她低吼着打断着她的话,“既然他都不想让我知道,你为什么告诉我?!”

  “为什么?!”

  “难道你不想知道吗?你一直疼爱的宋越是你的亲生孩,是你和盛扬歌的孩啊!你六年前和他彻底断了的根本不就因为没了这孩吗?要是孩活着,说不定你们现在是幸福的一家口,我便不会插足,你们便不会像如今这样形同陌。”

  “你闭嘴!”蔚蓝强忍着自己颤抖的声音。

  怎么会这样,他们的孩还活着,那这么多年,分分合合,岂不成了笑话?而她和瑞克又要怎么办……

  “闭嘴,你闭嘴……”蔚蓝喃喃着,不停的让沈玉闭嘴。

  沈玉看她情绪很不对劲,她没想到她反应会这么大,于是有些慌张的说:“蔚蓝你别激动,你现在不能激动……”

  “对不起,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事实,这样,你的去和从,才会听从自己的内心。”

  “你懂什么?”蔚蓝攥紧了手指,这样的话,她没办法进,也无法退了,一边是瑞克和即将出生的孩,一边是她恨了好多了的盛扬歌,如今被突然告知,孩还活着,要是孩还活着,她不会痛苦这么多年,不会遇见瑞克,不会有现在的孩……

  呵,笑话!荒唐!

  “蔚蓝!你问问你自己,如果孩还活着,你真的能和盛扬歌当陌生人吗?”她似乎不理解这对男女的情仇爱怨,为什么要这么折腾,到如今,若是知道真相还能坚定现在的选择,蔚蓝那才叫真正的忘了盛扬歌,对他彻底死心,而她根本就忘不了,所以知道了真相才会这样的偏激。

  “我这儿还有一份东西,你看了,听了之后便会知道那年除夕那天发生了什么。”沈玉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和MP3,她放在蔚蓝的面前,“这是我那天无意中在盛扬歌的书房里看到的,一个放在书架上的纸箱,里面装了一件黑色的大衣,还有两样东西,你听了之后再做选择吧。”

  “如果我们今天的见面真的让你很不舒服,你忘记吧,这两样东西你也可以选择扔进垃圾桶,然后继续和瑞克在一起,我只是想弥补我的愧疚,对不起……”沈玉说完,看着有些发愣的蔚蓝,然后拿这包站起了身,“我走了。”

  沈玉脚步匆匆的离开了。过床边蔚蓝坐的位置,她顿了顿脚步,叹息一声后便离开了。

  蔚蓝似乎还处于慌神中,刚才沈玉说什么?除夕?大衣?

  时光突然回到了六年前。

  盛扬歌每天早出晚归,他即便不说,她也知道盛扬歌和盛扬旭的斗争到了白热化,但是她每天几乎足不出门,她心里很不安,她不敢出门不敢看电视,不干上网,每天就是看看书,晒晒冬日里并不暖和的阳。

  除夕这天,盛扬歌比什么时候都走得早,她睡得迷迷糊糊间听见他在她耳边说:“你一定会嫁给我。”

  她当时还翻了个身,慵懒的半眯着眼睛,“说什么呢?”

  他亲了亲她的发顶,说:“起床后翻翻我挂在门口衣架上的大衣,有惊喜。”

  说完她便离开了。

  但是事发突然,她还没有来得及去看大衣里到底有什么惊喜,他在林氏工作已经坐到管理层的爸爸便告诉她,他被企业炒了。

  然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盛扬歌,他就要与林氏千金订婚,但是她什么都不知道,她以为她在家里不上网不看电视,便什么都不会知道。

  以至于后来的事,完全脱轨了。

  蔚蓝怔怔的看着面前的盒和MP3,盒里是什么,她几乎已经猜到了,她打开MP3,戴上耳机。

  然后打开了盒,里面果然是一枚婚戒,按照她喜欢的样式定制的。

  耳塞里渐渐传来的声音,盛扬歌好听充满磁性的声音,“今天20XX年除夕,也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因为今天,蔚蓝会答应盛扬歌的求婚。”

  的确是六年前的那一天。

  她听到这里,泪水便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耳朵里盘旋的是盛扬歌低低的笑声,他接着很郑重的说,“再过四个月不到,我们孩就要出生了,所以,你不想我们孩生下来上不了户口吧?……所以答应我,嫁给我。”

  “我知道你一直等着我娶你,我娶你,嫁给我?”

  一长串的话,除了说他们之间相遇相识相爱,便是嫁给我,嫁给我,嫁给我……

  蔚蓝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泪水止也止不住,他每说一句嫁给我,她便哭得更厉害。

  晚了,都晚了……

  听到最后,“蔚蓝,这么多天我很长时间不在你身边,可能有些事要发生,但是记得,无论你听见了什么,还是看见了什么,相信我,我都会给你解释,现在发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你只管戴上戒指,当我的新娘。生意场上有合作,是利益,但是你是我毫无怨尤也愿意为之付出的全部,你和孩,等我。”

  “我爱你。一生一世。”

  他居然说了,她以为这辈都不会听到的一生一世。现在才得知,这是多让人崩溃的四个字。

  四周的人都纷纷看过来,只见一名东方女,大着肚哭得伤心裂肺,然而肚突然一阵持续的紧缩抽痛,蔚蓝惊慌的扶着桌。

  这种痛突然猛烈的袭来,从未有过的痛楚,她差点就要往桌底下倒去,她死死的撑住桌,勉强的站起来,强忍着往外走,从餐厅到车的距离,很短,她却走了很久。

  她满心恐惧与慌张,不少人走过来扶着她问她是不是要生了帮她叫救护车,她脑都紧缩成了一团,耳边的声音都成了嗡嗡声,她推开人的阻挡,一个人打开车门坐上去的时候,已经大汗淋漓。

  怎么办?

  怎么办?孩要出生了……

  她动着脑袋和手四处找自己的包,但是打开手心,里面只有一枚戒指和MP3。

  包呢?

  包在上车前掉在抵上了,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恐惧和痛苦占据了她的头脑。

  她打开车门看着就在脚下的包,却无法动身去捡,有人上来帮忙,“,这是你的包吗?你现在情况很危险,我们帮你叫救护车好吗?”

  蔚蓝拼命的摇头,嘴里喃喃念着,“孩……孩……”

  她从人手里抢过包,关上车门,这样狭小的空间似乎给了她安全感,她大口呼吸,把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全部倒在了自己身上。

  她捡起手,手颤抖着解锁,然后拨通熟悉的号码。

  她另一只手转动了要是,开启车,现在她的头脑无法支配,完全是在靠本能。

  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脸往下流,她脸色苍白的吓人。

  拨通了号码,她单手转动的方向盘,倒车,然后往口驶去,然后电话通了,瑞克的嗓音很温柔,“蔚蓝怎么了?”

  蔚蓝就像看到了希望一般,“瑞克……救我……”

  “我要生了……”

  瑞克一下,心都被提到了嗓眼,“你在哪儿?”

  “我在……”

  话音未落,只听见一声剧烈的刹车声,和刺耳的鸣笛声……

  瑞克的手机落在了地上。

  ……

  医院,六个小时后。

  手术室的灯依然亮着,蔚蓝在里面,手术中途传来次母体和胎儿生命迹象微弱的消息。

  孕妇遭遇车祸,脊椎遭到重创,意识时有时无,此时若是进行剖腹产,孕妇活下来的几率很小,所以只能顺产,如此的话,孩和孕妇都很危险。所以瑞克签字,进行顺产。

  实在不行,两者只能选其一的话,保大人。

  瑞克就像是一尊木偶,定在了原地,只是站着,也不说话。亚当斯家的父母和艾玛都到场了,蔚蓝的爸妈也到了。

  所有人都焦急的等待,但是都不约而同的保持着沉默,因为都知道,情况很危险。

  手术室里,一声满头大汗,蔚蓝在手术过程中几乎没有发出声明,意识一直在混混噩噩中,一声叫她用力她便用力,头顶刺眼的手术灯,照得她眼前时黑时白。

  意思几乎都快变成了一道白光。

  车祸造成的伤害有多处,但是脊椎最为严重,麻醉药对已经完全没有作用了。但是她就像感受不到痛苦一样,什么声音都没有。

  时不时用力的时候用尽力气大叫。

  “医生,保住我的孩。”她的气息很微弱,说的话就像是在呼吸一样。

  “什么?”护士凑到她面前,“产妇你要坚持住啊,孩就快出来了。”

  “我说,”蔚蓝动了动毫无血色的嘴唇,“保住我的孩!”

  “保住我的孩……”

  护士听见了将她的话转告给医生,“医生,孕妇说,让保孩。”

  “,你现在的情况很危险,你先生说了迫不得已的话,保你。”

  “不行!不行!不要杀我的孩……求求你们……”

  医生为难的看着她,“要是选孩的话,你可能会活不成。”

  “没关系,救我的孩……救他!”

  医生叹息一声,咬了咬牙,“你现在尽量保持清醒,按我说的做。”

  “好……”

  她痛得无力的时候扬手抓住了一名护士的手,她一偏头便看见了呆在右手边的戒指。

  脸上的泪水,她也不知道是痛,还是什么……

  两个小时候后,盛扬歌和顾心情、唐骁珵从A市赶来,恰巧,手术室的门打开,医生抱出来了一个小小的肉团,“恭喜,是个女孩。”

  说完,神色暗了暗,“家属,进去和产妇道别吧。”

  瑞克抬起来准备抱孩的手顿在了空中,“你说什么?”他勃然大怒,“我不是说过保我的吗?!”

  医生很抱歉且遗憾,“对不起,你坚持要保你们的孩。”医生把孩递在他手上,“这是你们的女儿。”

  瑞克接过孩便冲进了手术室。

  顾心情站在不远处闭上了眼睛,“我要见蔚蓝最后一面。”她才说完,盛扬歌的背影一顿一顿的已经往前走去。

  唐骁珵捏了捏她的肩膀,“去吧。”

  蔚蓝耳朵里似乎有什么在叫嚣,可时不时又宁静得吓人,灯光照得刺眼,她的眼前忽明忽暗,看不清光线,睁不开眼睛,耳边有谁在喊她的名字。

  “蔚蓝,蔚蓝……”

  她把眼睛张开一条缝,看清了来人,她想叫他的名字却发现出不了声音,只能动了动嘴唇朝他笑了笑,其实在别人的眼里,她的笑耀眼了,就像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对他笑。

  瑞克把孩放在她身边,握住她冰冷的手,“蔚蓝,是乔安,是女儿,你看,我说对了吧。”

  蔚蓝点了点头,肉团似的婴孩,似乎也明白其中生死离别的痛,也跟着将哭叫的声音放大。

  “漂亮吗?”蔚蓝动了动嘴唇,仍旧是在呼吸一样,沙哑,像默片的形式。

  瑞克点头,“漂亮。”

  蔚蓝闭了闭眼睛,好累,光怎么这么暗了?身边好像嘈杂了许多,她好像听到了爸妈的声音,还有心情呢,她在哭。

  她睁开眼,爸妈的脸怎么苍老了许多,也是,她都当妈妈了,爸妈怎会不老?

  她可是两个孩的妈妈。

  心情……

  别哭了。

  她的眼珠动了动,怎么没发现那个人的影?也是,这种时候见的话,死了留点遗憾也好。

  宋越呢?

  难道是人之将死,谁都想见一见吗?

  突然一个人影从瑞克身后执起了她的手,他逆着光,看不清容颜,但是她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这么快,他也来了。

  她的手被拉起来,她又看到了自己匆忙之中没有扔,反而是戴在了手上的戒指。

  她转过头,朝瑞克做了一个说:“对不起。”

  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到她的声音?她的亏欠都给了他,对不起,最后还是没有能做到,我所说的只一心一意爱你一个人。

  她顺着手的方向看去,男人眷念的将她的手贴在脸上。

  她轻笑。

  我猜中了前头,却猜不着这结局。

  ……

  年后,A市墓地。

  黑色的墓碑上,女美丽风华的笑容成了永恒,从此不会老去,不会因悲伤凝上痛苦的痕迹。

  她永远笑着。

  今天又是十一月二十七日,蔚蓝离开的第个年头。

  顾心情一身黑裙,唐骁珵穿着黑色西装站在人群中。顾橙已经九岁,模样渐渐张开了,一张美人胚脸渐露痕迹,唐骁珵手上抱着小儿,一家人都是俊美的长相,在这之中尤为出众。

  站在中间的是瑞克,一袭黑色的西装,年,他似乎沧桑了很多,胡茬布满了下巴。他手里的小乔安看着墓碑上,妈妈的照片默默的流眼泪。

  这一天是乔安出生的日,也是蔚蓝的忌日,很不幸,小乔安以后的每一个生日,总要一半快乐一半忧伤。

  按照蔚蓝爸妈的心愿,蔚蓝死后葬在了A市,也算是落叶归根了。

  每年的今天,蔚蓝的朋友和亲人都相约一起来悼念她。

  悼念完之后,瑞克蹲下身来,小乔安踩着小小的步走到墓碑前,她将脑袋贴在墓碑上,棕色的眼睛盈满了泪水,“妈妈,乔安好想你。”

  乔安虽然自出生起就没有见过蔚蓝,但是家里蔚蓝的东西,瑞克一样都没有收起来,他把以前蔚蓝的照片给乔安看,告诉她这是妈妈。还会给她看,他们以前的录下的视频。

  所以,乔安想念妈妈。

  瑞克抱着乔安,亲吻了一下石碑,“我爱你。”

  顾橙抱着顾心情的腰,眼眶红红的,她没有说话,而是看着瑞克和乔安。

  顾心情抱着顾橙,亲了亲她的发顶安慰着。

  蔚蓝,希望你在天堂安好,不再伤心,不再纠结,你爱的人都想念着你。

  所有人离开后,瑞克让蔚蓝的爸妈先抱走乔安,他坐在了蔚蓝的墓旁,依着墓碑,就像是靠着她一样。

  瑞克坐了一下午,直到和往年一样,夜幕即将降临的时候,那个人来了。他才起身往回走,与来人擦肩而过,无一言一语。

  盛扬歌手里拿了一束白菊,又拿了一束红玫瑰。

  他走到蔚蓝的墓前,将花放在了前面,然后看着墓碑上女的照片不说话。他站了许久,站到天幕变成紫色,又变成黑色。

  最后他摸了摸墓碑,就像在摸着那人的头顶,他闭着眼睛,抬了抬嘴角,这才转身与墓碑错开往回走。

  夜色下,女的笑依旧明艳动人,就如她在遇见盛扬歌之前。也像遇见瑞克之后。

  她猜中了开头,却猜不着这结局。

  ——————————————————全完————————————————————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热门

  • 总裁爹地宠上天

    最新章节:第2288章 明明是动了心
    惨遭继母陷害,她与神秘男子一夜缠绵,最终被逼远走他国。五年后,她携带一对漂亮的龙凤宝贝回归!却在回国当天,就惹上了高冷俊美的大总裁,更令她震惊的是,这位大总裁..

    贝小爱08-14 连载中

  • 他说爱情已迟暮

    最新章节:第1198章 薄擎番外:离婚
    小时候,大师对陆淮左批注,命中缺糖。他不屑嗤笑,糖,谁稀罕呢!直到那日,小雨霏霏,他捧回她的骨灰,他才明白,他命中缺的是她……
    唐苏一直以为,爱情就是,你爱我,我爱你,两情相悦,满心欢喜。直到她被陆淮左亲手送进监狱,垂死之际看他和别的女人恩爱缱绻,她才明白,所谓爱情,不过就是镜花水月,空一场……
    涅槃重生,前有亿万总裁保驾护航,后有超级影帝紧追不放,还有贴心暖男含情脉脉唱情歌。
    傲娇前夫扛着五十米的大刀砍来。

    素年03-28 已完结

  • 蚀骨危情

    最新章节:第三百三十一章 番外完结
    夏薇茗死了,沈修瑾亲手将简童送进了女子监狱。
    三年牢狱,简童被沈修瑾一句“好好关照她”折磨的大变样,甚至狱中“被同意捐肾”。
    入狱前,简童说:我没杀她。沈修瑾不为所动。
    出狱后,简童说:我杀了夏薇茗,我有罪。
    沈修瑾铁青着脸:你给我闭嘴!不要再让我听到这句话!
    简童笑了:真的,我杀了夏薇茗,我坐了三年牢。

    淇老游03-28 已完结

  • 总裁前妻不掉价

    最新章节:V大结局()
    她狠心的背叛让他万念俱灰,负伤远走,N年后王者归来时,她早已转投他人怀抱。“爹地,想追回我妈妈,方法千万种,你却偏偏用最笨的一种,真是不成材啊!”小奶娃恨铁不成钢。某男冷哼一声,依旧傲娇,“哪个混蛋说我要追回她的!”宝宝低叹一声,眼中闪着狡黠的光,“本来想看在咱俩的交情上帮你一把的,凌叔叔可是出一千万买和妈妈共进晚餐的机会,既然你不要,那我便收下这一千万好了……”“你敢!”

    端木花道03-28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