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3.(全本完)

   夜沐西一句话都听不懂,他只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叶以然消失了!

  怎么可能?

  香儿怎么可能还活着?

  秦青岚去了魔界,怎么可能在洛城?

  可偏偏他们都回来了,却少了许千墨……

  谁能给他个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天,简直就像是在做梦一般,夜沐西进了宫,十皇子还是以前的十皇子,天真可爱。

  最后一战还没爆发,墨瞳从洛城回去后告诉过他。

  她的幻身杀了那个假的十皇子,可最后,她的幻身死在魔界长老手上,魔界长老杀死她幻身前,她看到真正的十皇子被带回了洛城。

  而眼,这十皇子还是以前的,看秦青岚的样子像是比以魔界相见时“嫩”了许多,这是怎么回事?

  而十皇子俨然还是八岁时的十皇子!

  夜沐西突然意识到是什么变了——时间!

  对,是时间!

  时间倒流到三年前了!

  思及此,夜沐西心情愉悦地回了府。

  而府里,却找不到无夜。

  他的坐骑变成了一匹白色的马,可是,马的尾巴上的白毛中有几缕紫色……

  难不成,这匹白马会是无夜?

  夜沐西欣喜若狂,抱住无夜的脖子,悄然唤了声:“无夜,你回来了!”

  这匹马也叫无夜,虽然此无夜非彼无夜,可毕竟都是夜沐西的坐骑。

  虽然此无夜不及彼无夜通人性,见到主子还是有点想要依偎的意思……

  立刻用脑袋蹭了蹭夜沐西。

  夜沐西当回了书房写辞官折子,第二天便递给了皇上。

  能重活一世,他定然会不惜一切找到许千墨,定然要与她相守一世。

  还有便是要去看看他的父亲!

  虽然心里还不能说完结不介意那些过去,可到底是他的亲生父亲。

  重活一世,便要补齐上一世所留的遗憾!

  夜沐西的奏折通过总管之手递了上去,他又拱起手说:“皇上,臣对叶家小姐叶以然一见倾心!叶小姐现在落不明,臣放心不,欲辞官去找她!请皇上为臣与叶小姐赐婚!”

  帝皇妃有愧于叶以然,皇上对叶以然的事自然有几分上心。

  都知叶以然五岁那年烧坏了脑子,对一个烧坏脑子的人一见倾心,听起来没有什么可信度,可到底是为了叶以然的幸福决定搏一回。

  龙椅上的人将目光移向叶将军:“叶将军,左相对叶小姐一见倾心,叶将军可愿意将叶小姐许配给左相?”

  叶正南看了夜沐西一眼,就昨晚的事他还有几分不悦!

  再者,他也不信夜沐西会对叶以然一见倾心!

  于是,脸色一沉,衣袖一甩,很不给面子地转过了头。

  “左相厚爱,然儿怕是受不起!”

  夜沐西一脸真诚地竖起三根手指头,没有半分虚假的说:“我,夜沐西,指天发誓,此生只爱叶以然一人,如有违背誓言,愿遭天打雷劈,五雷轰顶,生生世世都不能再世为人!”

  这种毒誓论谁都会忌讳,更别说还认真成这样,毒成这样!

  叶将军的眸光深了几许,看夜沐西的眼神中隐含着几分探究,似乎想辨认出他的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

  见叶将军不语,夜沐西还在加猛料:“叶将军,我昨夜会如此失态正因得知叶小姐走失,一时情急才会失态!早在三年前,我已倾心于叶小姐,无奈那时她尚年幼,未到婚配的年纪,我只能一直等着!”

  是了,早在三年前他就喜欢了她,只不过,那个三年是他的三年。

  他这三年,旁人不知,仅仅是他一个人的三年。

  或许,现在的叶以然变回了以前呆呆的叶以然了吧?

  也没关系,就算呆了傻了,他都会守着她。

  顿了顿,夜沐西又说:“叶将军,我会辞官,带她远走高,不理会世俗眼光!叶将军也不必有后顾之忧!”

  皇上都有几分想说愿意了,夜沐西本就是根好苗子,又有着这样信誓旦旦的决心,一定能给叶以然幸福。

  叶将军还有几分犹豫,皇上轻咳一声,转移了两人的注意力。

  “叶小姐不是不见踪影么?不如……让左相将叶小姐寻回,他若找得到,叶将军就应这门亲事吧!”

  叶正南想了想,找了整整一夜都没找到,兴许,是遇上什么事了。

  或者,被什么人藏起来了,夜沐西极有可能就是会藏起叶以然的人!

  叶正南冷哼一声:“这就不好说了!然儿素来乖巧听话,指不定是被有心人藏起来了呢?”

  夜沐西眉头一皱,解释道:“叶将军,我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我是打心底里喜欢叶小姐,我苦等了她三年,何必急于这一时?”

  这么说倒是合情合理,可事实如何,谁人知道呢?

  叶将军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些,虽然从来不担心叶以然会嫁不出去,但也想为她找个疼她爱她的夫君呀。

  若是夜沐西能做到他说的只爱她一人,倒不失为一个良人!但是有一种,他若想娶叶以然,就必须远离皇室斗争!

  叶将军说:“可你是一国皇子,然儿又是我唯一的女儿,我可不想她被皇室斗争无辜波及!”

  听到这话,夜沐西隐隐知道有希望了,心情也明朗了起来。

  “叶将军放心,我只带她回去看我父亲一眼,就再也不去那里!”

  叶将军点点头,“那就好,我便放心将女儿许配给你了,你切记要好好待她!”

  “此生,我必不负她!”

  皇上满意地点点头,“那朕便为你们指了这婚了,等你找到她,去看看你父亲就带她回来成亲吧!”

  叶将军与夜沐西对视一眼,一同谢恩,“谢谢皇上!”

  若是以前,夜沐西肯定会怀疑皇上的用意,不但同意他辞官,甚至还将叶以然许配给他,这一切都那么可疑。

  可是,他现在是重活一世啊,怎能再做糊涂事?

  自然是明白与帝皇妃脱不了干系!

  ***************

  离开皇宫后,夜沐西第一件事就是亲自上叶府提亲,他想要全天人都知道她将会成为他的妻子!

  夜沐西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叶正南的态度也好了很多,叶夫人更是笑得合不上嘴。

  夜沐西说还要去找叶以然,便先离开了。

  夜沐西昨晚问了府里的人,竟然没听说过落月城的存在。

  甚至,连修士都不曾听说过,还说那是书上写的神话。

  夜沐西也没有问太多,毕竟,他的灵力被封印了,一时间使用不了灵力,也就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世上真有修真界的存在!

  回左相府和无夜道了个别,一出府就遇到恨不能杀了他的秦青岚!

  秦青岚脸色煞白,显然是病入膏肓的症状。

  他无力地轻咳着,“咳咳……夜沐西……你把我叶妹妹怎么样了?”

  夜沐西眉心一蹙,隐隐的觉得不舒服。

  “我正要去找她,找回她,我娶她!”

  秦青岚攥紧拳头,怒吼道:“你说对她一见倾心?骗鬼去吧,叶妹妹根本就不认识你!”

  夜沐西好笑的回道:“是我对她一见倾心,不是她对我!不过,不论她对我感觉如何,我都会一直一直喜欢她!”

  既然是回到三年前,那么,秦青岚就只有三年的命了!

  以前是中了寒风毒,现在,怕也是中了什么不解之毒吧?或是得了不治之症!

  既然是个将死之人,他何必与他计较呢?

  “秦公子,我看你身子不大舒服,还是回府上歇着吧,等我找回了她,让她回秦府看你!”

  是了,秦青岚找了叶以然一夜,本就毒素侵体,又硬撑了一夜,身体早就吃不消了。

  经夜沐西这么一提醒,秦青岚原来挺不住也得挺住了,身后的人扶着他,护着他。

  秦青岚看了夜沐西半晌,那双熠熠生辉的眸子一眨一眨的。

  终于,在他的身子轻晃了两后,没有血红的唇蠕动两,先认输了。

  “夜沐西,你要是真的喜欢她,就一定要好好待她,她虽然是个傻姑娘,却傻得让人心疼……若你敢负她,我就算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夜沐西对他点点头,他待她好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欺负她?

  薄唇一扬,轻笑道:“你放心吧,这一生,我只认定她!倒是秦公子你要养好身子,你与她青梅竹马,你若是有了半点差池,她会难过的!”

  秦青岚掩口轻咳两声,苍白无力地笑,“我怕是活不过三年了,在我死前,我会告诉她我要去很远很远她找不到的地方……到时候,你也得帮我瞒着她。”

  夜沐西听后,心里一阵不是滋味。

  秦青岚对她的爱,丝毫不少于他,也是了,若不是身子出了问题危及性命,秦青岚又岂会那么轻易说放弃?

  可他守护他的傻妹妹多年,却从未自私的想要娶她,让她守寡。

  到底是为了她着想。

  夜沐西想了想,安慰道:“我会事她来见你的,到时候,我可能会带她离开。洛城太多纷争,她不喜欢!”

  没有了叶以然,那些皇子们的主意再如何也打不到叶正南身上,更何况还有太后和皇上相护。

  再加上叶正南又没有了叶以然这个软肋,谁又动得了叶府半分?

  想清楚后,夜沐西就离开了。

  虽然没有了修真界,可他深信魔界还是在的。

  许千墨的神兽也一定还在,至于要怎么找到她,就只有去弱水山庄了。

  *************

  夜沐西独自去了弱水山庄。

  那条小溪还是一如从前般清澈见底。

  夜沐西沿着小溪走到瀑布,水流声震耳欲聋!

  他大声喊道:“静水!破天神蛟!静水,带我去找许千墨,找你的主人!”

  可毕竟是回到三年前,他不知道这些神兽会不会也回到三年前。

  假如回到了三年前,就没有半分希望了!

  如若回到三年前,它们就不是许千墨的神兽,那就无法找到许千墨。

  同样的,他也召唤不了破天神蛟。

  又或许,它现在已经不叫静水了!

  夜沐西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站在岸边大喊一声:“破天神蛟,现在回到了三年前,我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许千墨,但我却记得你是她的神兽,你和焚天火麒麟,吞天寒龙,被她视若亲人!还有火灵珠和水灵珠!你若是不记得她了,我知道我这辈子都可能找不到她。可若是找不到她,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我现在就跳进这瀑布,若是你还记得她,那就请你把我送去她在的地方。当然了,你若是不记得她,那就让我被瀑布的暗流卷走吧,我一个人活着,也没多大意思!”

  说完这番话,夜沐西几乎是没有半点犹豫,纵身跳进水里……

  不能活着在一起,那便死了再相守。

  他深信,总有那么一天,会让他找到她,找到他心中的许千墨!

  破天神蛟没有出现,急湍的水流将他卷入水底,夜沐西的身子重重地撞击在石头上,五脏六腑都生疼生疼。

  然,就在他以为死路一条的时候,破天神蛟巨大的尾巴用力一甩,他便失去了知觉。

  像是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中,叶以然还是以前的呆子叶以然,并不是另一个世界来的许千墨。

  梦中的叶以然揪住他的衣裳,哭得声嘶力竭,说要回家,说要爹娘,要秦哥哥。

  是啊,她谁都要,唯独不要他夜沐西!

  夜沐西不无悲伤的想着,这或许是老天惩罚他吧。

  罚他错过了好机会,让他再也再也得不到幸福。

  夜沐西一声声对她说他会好好照顾她,她却不理会他,只是不停的哭。

  可是,那个呆子叶以然又岂会认得他是夜沐西?

  她五岁那年就烧坏了脑子,而他,又如何能勉强她,让她记住他呢?

  夜沐西放声狂笑,他笑了,她也不哭了。

  就那么呆呆地望着他。

  夜沐西心里挣扎着。

  可到底是不愿意放弃,无论是呆是傻,终究是个希望。

  总好过他连个幻影都看不到要强。

  夜沐西一把抱住她,不顾她的挣扎,紧紧地,紧紧地抱住,不愿意放开。

  *************

  这是洛水源来的第二个生人了。

  也如许千墨一样,飘浮在水上,再湍急的水流都卷不走他。

  族长叹了口气:“唉,既然来了,就把他捞上来了吧,也是一种缘分!”

  有人惊呼:“哇,长得真俊……我从来没有看过和有好看的男子!”

  “是很俊,但没有洛神貌美!”

  族长轻咳一声,觉得这话是对洛神不敬。

  夜沐西被捞上岸,送到洛水源的大夫家里。

  许千墨在山里转了一天,晚上才回来。

  她一回到家,就听到洛玉神神秘秘的说:“今天水里出现一个大哥哥,那个大哥哥长得真是好看!”

  许千墨闻言没有半点反应。

  回春看了眼许千墨的反应,为洛玉夹了块肉,责斥道:“吃饭也没有吃饭的样子!”

  洛玉瘪了嘴,“娘,你好凶哦!”

  回春叹息道:“你爷爷在担心,要是洛水源天天有外面的人来,这里就不安全了!”

  许千墨大概懂了其中的意思。

  也是了,洛水源与世隔绝,民风纯朴,假若被外面的人发现,难保不会有人起坏心。

  “大嫂尽管放心,来洛水源的人若敢做乱,我定不饶她!”

  洛玉眨巴着眼睛,清瞳中满是好奇的光彩。“洛神姐姐,我今天看到你会哦!”

  “那是轻功!”许千墨没有了灵力,轻功远不如从前。

  以前的她,可以在半空中一动不动呆上许久。

  现在呢,能登上三丈高的大树,就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今天她在山里练习轻功。

  山里树多,从这棵树到那棵树,倒是一种不错的训练方式。

  可是,体力大不如以前,好在小小的干蘑菇能迅速帮她恢复体力。

  许千墨第二天一早又去了山里练习轻功。

  夜沐西因受了内伤,还未苏醒。

  夜沐西醒来时已是来到洛水源的第三天。

  能醒来,便是看到了希望。

  破天神蛟还是以前的静水,它还记得许千墨。

  见夜沐西睁眼,那个大夫也有几分惊喜。

  伤成这样的人能醒,更需要的是意志力!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夜沐西干涩的唇动了动,虚弱无力地问:“这是哪里?”

  “这是洛水源,你在河里被人捞了上来!”

  夜沐西立刻放心了,这个地方世人都不知道,真好,能与她在这里相守到白头。

  “前几天,你们这里是不是来了个叫许千墨的姑娘?”

  “许千墨?没有这个名字!”

  那个大夫暗暗担心这人可能会对洛神不利,突然觉得这人来洛水源并非意外,而是有目的的来找人。

  不行,一定不能让此人作乱!

  夜沐西听到许千墨没来,眸光黯淡了几分,“好,我知道了!”

  夜沐西不知这大夫心里正千回百转想着怎么处置他。

  那个大夫在子里转了两圈,说:“有事你就叫唤两声,我婆娘还在家,我有点事先出去了!”

  夜沐西点点头,“好,叨扰了!”

  ***************

  离开家,那个大夫越想越不对。

  这洛神降临之事,怎么会被外界的人知道?

  还他娘的不惜冒死找了过来!

  不行,不能让他有机会加害洛神!

  洛神是洛水源的守护神,切不可遭到别人的暗害!

  来到族长家,把心中的疑惑和族长一说,再由洛水源几个年长辈分高的老人拍板,决定把夜沐西扔进河里!

  族长怒不可遏地一拍桌子:“哼!竟然救了只白眼狼,还敢加害洛神!”

  “是啊,洛神才来几天,这外界的人竟然也知道洛神在此,这不是好事呀!”

  “走,喊上几个年轻小伙,把他扔河里去!”

  夜沐西警觉地看着几个年轻小伙一个个都怒气冲冲地闯进来,不由分说地抬着他就走。

  夜沐西受了极重的内伤,外伤也不少,胳膊上和腿上都布满了伤口,再强的人,到了这个时候都反抗不了。

  他记得洛水源的人很善良呀,这是怎么回事?

  夜沐西疑惑地问:“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一人冷嘲道:“哼!你胆子倒是不小,竟敢追到洛水源来!”

  夜沐西就纳闷了,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追谁追到洛水源呢?

  “能不能让我死个明白?”

  “你不是来追杀洛神的吗?洛神是天上的天神,你个区区凡人还敢不自量力想对洛神不利,老子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敢对洛神不利,你就算有一百条命也不够我们杀!”

  洛神,是啊,他竟然忘了洛神。

  洛水源的人都当她是洛神,他问许千墨定然无人知道。

  既然会被当成是洛神,那许千墨就会是三年后的许千墨,而不是变回三年前的叶以然了。

  夜沐西仿若看到了希望,一脸欣喜的说:“我和洛神是朋友,她说她要来洛水源,你们的祠堂里不是画着洛神的画像么?你们这里不是能帮天神找回魂魄么?”

  几个小伙面面相觑,咦,他怎么会知道呢?

  夜沐西见几人变了脸色,趁热打铁又说了几句:“洛神的额头上有个银色的火焰形印记,她来的时候身上穿了件白袍上面有蓝色花纹!”

  这么一说,俨然像是见过来洛水源那天的洛神呀。

  更隐隐觉得可能是他追杀洛神,才导致洛神受了伤,丢了魂魄,要去祠堂找回魂魄!

  那幅消失的画像,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么?

  夜沐西说了这么多,可还是免不了被抬到河边的厄运。

  他不是许千墨,他额头上没有印记,谁也不会认他。

  更何况,他现在身受重伤,也改变不了局势,他又能做什么呢?

  **************

  山里的许千墨第三十次吹响逐月的耳骨,绝望的是没有银月狼来。

  这,她要怎么离开呢?

  若要用轻功离开,那是不可能的!

  没有灵力,用轻功不可能顺利离开洛水源。

  难不成她真得被困在这里一辈子吗?

  许千墨登上一棵大树,远远地望见许多人在河边。

  突然想起洛玉那天说的,太多外界的人来到洛水源,会威胁到洛水源的安全。

  许千墨眉心微蹙,暗想,难不成又出来了个外界人?

  于是,她立刻用轻功腾山,快地掠向河边。

  正准备把夜沐西扔河,洛玉和几个小孩子眼尖。

  “爷爷,洛神来了!”

  “洛神过来了,看看!”

  “哇,洛神真的会唉,洛玉没有骗我们!”

  洛玉一脸自豪的说:“那是,我肯定没有骗你们!洛神姐姐住在我家,改天我要她带着我一起!”

  族长来不及阻止,夜沐西已经被扔进河里了。

  被扔水之前,他听到自己的心在猛跳。

  是了,是她来了!

  许千墨赶过来时,夜沐西已经被水卷走了。

  族长说:“洛神,这里有个人说他认识他,还能说出你穿的什么颜色的衣裳,可是你的仇家?”

  许千墨心里暗道不好,难不成是夜沐西过来了?

  “他人呢?”

  族长指了空无一物的水面,说:“被扔河了!”

  许千墨冷冷地望着河面,沉默了一秒,两秒,三秒过后,她目光一凛,说:“他是我朋友,我要去救他!”

  回春立刻拉住她的胳膊:“洛神,不可以的,这水里,无论是谁,一旦了,就上来不了!”

  许千墨哪顾得上这么多,夜沐西能被这些人扔去,可想他必是受了重伤!

  许千墨一把拨开回春的手,“我一定要救他!”

  许千墨不顾众人劝阻,一头扎进水里。

  突然想起夜沐西是怎么出现在洛水源的……

  是静水,对,一定是它!许千墨心中大喜。

  立刻用意念召唤静水!

  可等了三秒,都没有半点回应,许千墨突然放松身体,任河水卷走自己……

  可就在她真正放松自己时,身子已被静水的尾巴给卷住。

  许千墨反手抱住静水,就在一秒,夜沐西的身子被静水甩上岸。

  毕竟,夜沐西不是它的主人,它的主人是许千墨。

  似乎还舍不得放许千墨上岸,静水轻轻地晃头,一些很多鱼虾都被甩上岸,可高兴坏了那些村民们。

  得知夜沐西是许千墨的朋友,那个大夫又去为夜沐西看伤。

  奇怪的是他被扔上岸却还有气在……

  村民们不禁更崇拜许千墨了,更是打心底里认定了许千墨就是洛神。

  直到路过的鱼虾都被甩上岸了,静水才依依不舍地送许千墨上岸。

  村民们只见许千墨的半个身子在水面上,半个身子在水里,简直就是个神话!

  许千墨小声说:“静水,再见!有空常来看我,我会时常到河边来找你的!”

  说完,许千墨拖着湿透的衣服用轻功上岸。

  **************

  夜沐西再次苏醒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地。

  见他睁眼,为他医治的大夫开心一笑,眼睛眯成一条缝。

  “年轻人,终于醒了!”

  夜沐西点点头:“谢谢大夫为我医治!”

  第二天许千墨才过来看他,眸底隐隐地带着几分别样情愫。

  “夜沐西,你为何要来这里?”

  夜沐西虚弱的笑着,望着她的眼神温柔而宠溺,“我只想守在你身边,不管有没有明天!”

  许千墨摇摇头,冷嘲道:“我要留在这里,是一世!你放得所有,陪我在这里一世么?”

  夜沐西一脸认真的说:“我已经选择了要来找你,必定是选择了放所有!许千墨,不要置疑我的决心!”

  许千墨撇了唇,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等你养好伤,陪我去北山练习轻功!”

  夜沐西会心一笑,点点头。

  夜沐西身子完全恢复前,许千墨会抽空陪他散步,带他四处走走,毕竟先来些天,比他熟悉多了。

  这几天,两人都心照不宣不提落月城。

  直到七天后夜沐西的伤好了,两人上了北山一起练习轻功。

  念着夜沐西的伤才转好,两人练习了一会儿便找了棵树坐。

  夜沐西一脸惆怅的说:“落月城消失了,修行界消失了,这世上没有修行一词!”

  许千墨靠在夜沐西身上,目光望向天边飘浮的彩云。

  “我知道……”

  许千墨是知道,早在那天静水来长她时,她就知道了。

  在水里,静水用神识告诉她,她本是洛神的一魂一魄,洛神复活那天,她的魂走了,现在只剩一魄了。

  逐安用自己的永生自由,换得这个世界回到三年前。

  而秦青岚,则是沉睡了千年的天君的一个分身,现在的天君是逐安的哥哥。

  许千墨想起自己曾把逐安当成天君的事竟然那么可笑……

  “夜沐西,秦青岚三年后会死,我们还能活八十年。八十年后,这世上再无夜沐西与许千墨了!趁着我们还活着,努力的,做我们自己吧!”

  听到期盼已久的话,夜沐西的心跳突然慢了一拍。

  “你是说……你愿意了?”

  许千墨点点头,“我们还有八十年,没有更多的时间可以浪费!”

  “好!”

  “夜沐西,我现在只剩一魄,而你也只是一个幻化出来的,我们都不是正常人,我们不会有孩子……”

  夜沐西用力地拥住她,“没有孩子也没关系,我有你就够了!”

  是了,他们都不是正常人,一个幻化出来的人,一个只剩一魄,要生孩子得有三魂七魄,而他们,注定了不可能为人父母。

  夜沐西说:“召唤静水来吧,我们出去一趟,去看看我父亲和你父亲……”

  “好。”

  “以后,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

  许千墨点点头,“好。”

  现代。

  与许千墨一样只有一魂一魄的叶以然被突然抽走一魂,却突然奇迹般清醒过来。

  雾蒙蒙的眸子望着徐晓霜,徐晓霜端着碗喂她吃饭:“然儿,乖,再多吃两口!”

  叶以然记得在洛城的事,记得在这个新世界的洛城的事。

  是了,她是叶以然,在那个世界是,在这个世界还是。

  那个世界的爹娘还是这个世界的爹娘!

  可能是两个世界的时间不同,那边是回到三年前,这边却是回到两年前,回到许多出现之前。

  叶以然记得所有事,包括那个叫慕倾的女人!

  现在的她还没有遇见宁九夜,宁九夜喜欢的是这个身体以前的主人许千墨!

  是了,叶以然也记得许千墨,那个拥有了她的绝色容颜,却比她强悍许多的女子。

  叶以然很感激老天给她重活一次的机会,又让她恢复了智力,这一世,她绝不会让任何人夺走宁九夜!

  宁九夜是她的,谁都夺不走!

  *

  推荐沐沐新文《老婆,你还欠我宝宝》现代爽文!这真的完结了,再写一个结局只因第一个结局太多人接受不了!这个结局,就这么定了!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热门

  • 总裁爹地宠上天

    最新章节:第2288章 明明是动了心
    惨遭继母陷害,她与神秘男子一夜缠绵,最终被逼远走他国。五年后,她携带一对漂亮的龙凤宝贝回归!却在回国当天,就惹上了高冷俊美的大总裁,更令她震惊的是,这位大总裁..

    贝小爱08-14 连载中

  • 他说爱情已迟暮

    最新章节:第1198章 薄擎番外:离婚
    小时候,大师对陆淮左批注,命中缺糖。他不屑嗤笑,糖,谁稀罕呢!直到那日,小雨霏霏,他捧回她的骨灰,他才明白,他命中缺的是她……
    唐苏一直以为,爱情就是,你爱我,我爱你,两情相悦,满心欢喜。直到她被陆淮左亲手送进监狱,垂死之际看他和别的女人恩爱缱绻,她才明白,所谓爱情,不过就是镜花水月,空一场……
    涅槃重生,前有亿万总裁保驾护航,后有超级影帝紧追不放,还有贴心暖男含情脉脉唱情歌。
    傲娇前夫扛着五十米的大刀砍来。

    素年03-28 已完结

  • 蚀骨危情

    最新章节:第三百三十一章 番外完结
    夏薇茗死了,沈修瑾亲手将简童送进了女子监狱。
    三年牢狱,简童被沈修瑾一句“好好关照她”折磨的大变样,甚至狱中“被同意捐肾”。
    入狱前,简童说:我没杀她。沈修瑾不为所动。
    出狱后,简童说:我杀了夏薇茗,我有罪。
    沈修瑾铁青着脸:你给我闭嘴!不要再让我听到这句话!
    简童笑了:真的,我杀了夏薇茗,我坐了三年牢。

    淇老游03-28 已完结

  • 总裁前妻不掉价

    最新章节:V大结局()
    她狠心的背叛让他万念俱灰,负伤远走,N年后王者归来时,她早已转投他人怀抱。“爹地,想追回我妈妈,方法千万种,你却偏偏用最笨的一种,真是不成材啊!”小奶娃恨铁不成钢。某男冷哼一声,依旧傲娇,“哪个混蛋说我要追回她的!”宝宝低叹一声,眼中闪着狡黠的光,“本来想看在咱俩的交情上帮你一把的,凌叔叔可是出一千万买和妈妈共进晚餐的机会,既然你不要,那我便收下这一千万好了……”“你敢!”

    端木花道03-28 已完结